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黄大仙一二三份资料 > 精化准则 > 正文

日本文学《菊与刀》具体讲了什么内容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6-26

  摘要:《菊与刀》是一本美国人视野下描写日本文化的书籍,其中折射出的日本民族的层次性是由其独特的教育哲学所引发的。本文从日本教育的角度出发,阐述其中深刻的含义,发现一些哲学的价值。

  关键词:《菊与刀》;日本教育;哲学价值“菊”是日本皇室的家徽,“刀”是日本武士道文化的象征。美国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的《菊与刀》揭示了日本人性格与文化中的双重性,而这种双重的性格恰恰源于日本独特的教育哲学。

  本尼迪克特具有人类学家特有的敏锐的观察力和精致的感悟力,她对日本文化深刻的解读凝结而成的《菊与刀》是在人性的角度上剖析了日本民族的性格特征。书名本身就带有强烈的矛盾性。菊--恬淡而柔弱,刀--黩武而顽梗,两种截然不同的事物辩证的存在于日本人的性格中,使他们一面谦逊有礼,一面倨傲好斗。

  日本人的等级观念和意识极为强烈,他们的精神世界犹如阶梯,不同地位的人会在“阶梯”上自动排列出高与低。这不仅在西方的意识世界中是无法理解的,在现代文明高速发展的东方国度中也并不多见。而这种等级观念的形成是和其教育精髓有着密切的关系的。日本人的人生曲线是U 字型的,婴儿时期和老年时期地日本人可以无拘无束的生活,即使过分的任性,也是被允许的。但是一旦到了接受教育的年龄,家庭和学校就会对他们进行不间断的羞耻教育,让他们充分的认识名誉对人生的重要性,作为传统的日本武士道文化精神中一个重要的内容,它使得日本的教育呈现出一种断裂性,尤其是在成年男性的社会行为中,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日本男人一生为名誉所累的特征,无论是整个社会还是单独的个体心理承受的压力都是超乎寻常的巨大。

  《菊与刀》用了对比文学的方式将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化作为参照物去对日本的文化进行介绍。发现日本人更推崇一种“耻感文化”,他们从小到大接受的是“知耻”的教育,而大人让他们知道耻辱的方法就是不断用更好的样本去“刺激”或羞辱他们。例如在需要对幼儿断奶时,会以更小的幼儿作为参照物:“你的弟弟(妹妹)真是个大人,都已经不吃奶了”。这就使得日本的儿童在潜移默化中感受到羞耻的滋味,从而在整个的成长过程中都小心翼翼的,害怕被周遭看不起。所以,幼儿无忧无虑的特性在日本是看不到的,每个人都因为害怕品尝羞耻的滋味而不断“奋勇前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的成年日本人都有

  展开全部《菊与刀》是美国文化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创作的文化人类学著作,首次出版于1946年。

  全书并不长,共十三章,附一些日本词的注释和全书索引。除前述首尾两章外,从对战争的看法讲起,讲到明治维新,再分述日本人风俗习惯、道德观念、一直到怎样“自我训练”(修养)和孩子怎样学到传统。书中作者运用文化人类学的研究方法,以日本皇室家纹“菊”和象征武士身份的“刀”作为一组对比鲜明的矛盾的意象,从他者的角度对日本文化中看似矛盾的方方面面进行了阐释和解说,指出日本文化是一种耻感文化。

  作品名称全文分为十三个部分展开论述,第一章提出问题之后,第二章研究了日本人性格的现象:战争中的日本人。本尼迪克特抓住了日本民族的两大典型性格表现,一是天皇的神最不可侵犯,二是被俘虏的日本人与美军的高度合作。她毫不避讳地谈到了这样的性格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日本处置有参考价值。接下来的章节里,本尼迪克特还讨论日本的等级制度和明治维新对传统等级的冲出和改变,并尖锐地指出日本对等级文化的迷信导致其在侵略外国时也试图输入这种等级观念,而这种日本独特的伦理体系当然难以为他国所接受和消化。然后她分析了日本文化的“负恩”逻辑,并进一步一针见血地指出,日本文化是一种耻感文化,和美国的罪感文化差异极大。为了洗刷耻辱,日本人最极端的行为就是自杀。“按照他们的信条是,用适当的方法自杀,可以洗刷污名并赢得身后好评。美国人谴责自杀,认为它只不过是屈服于绝望而自我毁灭。”在此基础上,本尼迪克特认为,日本极端的道德准则使他们的生活经常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作为补偿,日本文化对感官享乐宽容得令人惊讶。本尼迪克特还探讨了日本人的自我修养和育儿方式,不管具体的方法与形式,其本质上与严格的道德准则是一脉相承的。最后,她分析和评价了投降后的日本人与对日政策。

  展开全部《菊与刀》是美国文化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创作的文化人类学著作,首次出版于1946年。

  全文分为十三个部分展开论述,第一章提出问题之后,第二章研究了日本人性格的现象:战争中的日本人。本尼迪克特抓住了日本民族的两大典型性格表现,一是天皇的神最不可侵犯,二是被俘虏的日本人与美军的高度合作。她毫不避讳地谈到了这样的性格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日本处置有参考价值。接下来的章节里,本尼迪克特还讨论日本的等级制度和明治维新对传统等级的冲出和改变,并尖锐地指出日本对等级文化的迷信导致其在侵略外国时也试图输入这种等级观念,而这种日本独特的伦理体系当然难以为他国所接受和消化。然后她分析了日本文化的“负恩”逻辑,并进一步一针见血地指出,日本文化是一种耻感文化,和美国的罪感文化差异极大。为了洗刷耻辱,日本人最极端的行为就是自杀。“按照他们的信条是,用适当的方法自杀,可以洗刷污名并赢得身后好评。美国人谴责自杀,认为它只不过是屈服于绝望而自我毁灭。”在此基础上,本尼迪克特认为,日本极端的道德准则使他们的生活经常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作为补偿,日本文化对感官享乐宽容得令人惊讶。本尼迪克特还探讨了日本人的自我修养和育儿方式,不管具体的方法与形式,其本质上与严格的道德准则是一脉相承的。最后,她分析和评价了投降后的日本人与对日政策。

本文链接:http://vendor-lock.com/jinghuazhunze/381.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